-

2012年01月26日 by 林贵南 | 留言 [3]

一直认为老家的炖鸭,炖鸡 的配方不错, 春节期间,特意让妈妈找医生把这个药方给写一下, 摘抄在这里, 分享给大家,同时也方便我自己进行记忆:

如果用完感觉不错,欢迎反馈:

党参 15g,莲子 15g,归中 6g
炒仔术 8g,芡实 15g,黄芪 15g
炒川芎 6g,茯苓 15g,淮山 15g
柑杞 15g,桂枝 6g

-

2011年10月17日 by 林贵南 | 留言 [1]

Note: 内网有人在兜售鹿茸,小买一点, 顺便查查网络上关于这方面的传说,学些阅读一把,顺便分享给我关心的朋友们。

入冬后,很多人特别是体虚的人都有用中药进补的习惯。中医认为,冬季选用温补中药,可增强人体脏腑活力,不仅有益于这一时令的防病强身,还能为来年的健康打下基础。 那么,在众多的补益药之中,应该如何辨证选择呢?针对气虚、血虚、阳虚、阴虚等四种体虚,选用补益药中的“四大名补”——人参、阿胶、鹿茸、冬虫夏草将大有裨益。

人参补气虚
气虚:表现为动则气短、气急无力。怕冷的感觉不明显。
人参性温,味甘微苦,入脾、肺二经,大补元气。现代药理研究发现,其主要有效成分为人参皂甙和黄酮类物质,分别有抗衰老、抗疲劳、对抗有害物质、抗肿瘤、提高免疫力、调节神经和内分泌系统等功能,增加冠状动脉血流量,减少心肌耗氧量,调节血脂,防止血管硬化等作用。

用法:将人参切成薄片,每次取2~3克放入杯内加开水,浸泡1小时后便可饮用,饮完后再加入新水,如此循环。最好12小时内服用完毕,最后嚼服人参片,也可将人参片直接含服。如用于急救,每次取30克,浓煎顿服。参须、参花、参叶亦可泡水当茶喝。

鹿茸补阳虚
阳虚:表现为身寒、肢冷、消化不良、便稀。
鹿茸性温,味甘咸,入肝、肾二经,有补肾壮阳之效。现代药理研究表明,鹿茸含多种氨基酸、硫酸软骨素、雌酮、骨胶原、蛋白质和钙、磷、镁等矿物质,有滋补、强壮作用,可使血中的红细胞、血红蛋白和网织红细胞增加,中等剂量可加强心肌收缩力、增加心输出量,对心衰有强心作用。服用可使人精力充沛,但阴虚者不可服。

用法:研末,每次取1克,放小米粥内服用。或取鹿茸、山药各30克,分别切片,浸入500克白酒内,密封1周,每次取20毫升服用,日服两次,治尿频、面黑。

冬虫夏草补阴虚
阴虚:表现为五心烦热或午后潮热,盗汗、颧红、消瘦、舌红少苔等。
冬虫夏草性温,味甘,入肺、肾二经,有补虚损、益精气、止咳化痰之功效。现代药理研究表明,冬虫夏草含蛋白质、脂肪 (其中82.2%为对人体有益的不饱和脂肪酸)、糖、粗纤维、矿物质、虫草酸虫草素和维生素B 12 等成分,有增强免疫功能、增加心肌血流量、降低胆固醇、抗缺氧、抗癌、抗病毒、抗菌和镇静等作用。

用法:取老鸭1只,冬虫夏草10克。鸭去毛及内脏,将鸭头顺颈劈开,将冬虫夏草数枚装入鸭头和鸭颈内,再用棉线缠紧,余下的和生姜、葱白一起装入鸭腹内,放入盆中,注入清汤,用食盐、胡椒粉、料酒调好味,密封盆口,上笼蒸约2小时,出笼后拣去生姜、葱白,加味精,即成一道闻名遐迩的“虫草全鸭”。

阿胶补血虚
血虚:主要表现在心肝二脏。心血不足表现为心悸、失眠多梦、神志不安等。肝血不足则表现为面色无华,眩晕耳鸣,两目干涩,视物不清等。

阿胶性平,味甘,入肺、肝、肾诸经,以滋阴养血著称。历代医家视阿胶为妇科良药。民间称阿胶、人参、鹿茸为冬令进补“三宝”。又因阿胶对调治各种妇科病有独特之功,尤得女士们青睐。

用法:取阿胶5—10克,加黄酒适量,隔水蒸服。或取阿胶500克,浸在1500克黄酒内,等胶块散发成海绵状,隔水蒸成液体,趁热加冰糖 1000克,当糖与胶溶为一体时,加入炒熟的黑芝麻及敲碎的核桃肉各适量,制成黏稠膏滋,每日早晚各取1—2匙,以温开水送服。(曾理)

-

2009年05月10日 by 林贵南 | 留言?

今天开始开个养生之道的类别,专门记录一下日常生活中常用的技俩,方便自己,方便别人,这些都是自己或者朋友的亲身总结。希望看到的朋友都延年益寿。今天是母亲节,也祝福天下的母亲身体倍棒,吃嘛嘛香:-)

肚子疼
Case女生
得考虑是否是大妈光临,采用红糖水,吃点红枣,补点血气。
Case巨疼,并且是一阵子,一阵子的
得考虑急性阑尾炎,建议上医院
Case慢疼
得考虑是否胃病,或者慢性病,建议观察
else
吃点醋,可以迅速缓解疼痛

咳嗽
HK 和 HJ 推荐的药, 川贝枇杷膏, 使用之后效果不错.
我买的时候价格是一瓶 23 元

使粥快速熟透方法
加牛奶,而且最好是纯牛奶,煮的时候,滴一小点就好了,最好再撒一点点的盐,这样子能保证出来的粥很鲜美,有味道,这个小方法叫做屡试不爽啊。

吃蟹要点
不能吃死蟹生蟹,不吃内脏,不要与茶,柿子同食

冰箱妙用
如果有些没吃完的瓜子, 放在外面容易潮湿,可以把瓜子放入冰箱, 要吃再拿出来, 到时候依然很脆的。